十分PK拾

                                                              来源:十分PK拾
                                                              发稿时间:2020-06-02 07:38:49

                                                              发达国家何以漫不经心?

                                                              不仅如此,近年来部分发达国家无端将“埃博拉防治研究”和所谓“生化武器开发”联想在一起,不断对原本就障碍重重、投入不足的埃博拉特效药、疫苗开发研究横加干扰。

                                                              美国警察致死案例中,非裔美国人的数量不成比例。非裔美国人仅占人口总数的13%,然而他们被警察杀害的可能性是白人的2.5倍。

                                                              早在奥巴马时代,美国就中止了对多项埃博拉特效药专项研究的拨款。

                                                              美国最大的三个州:加利福尼亚州、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中,警察杀害黑人的人数最高。一旦将这些数字根据人口规模和人口比例进行整合,就会发现,几乎在每个州,非裔美国人被警察杀害的风险都要比白人高得多。

                                                              自首次发现埃博拉疫情至今,非洲以外仅累计确诊7例,死亡1例(“医生无国界”DWB志愿医生,美国人斯宾塞),且几乎都是因在非洲工作、旅行而感染,非洲以外的社区传播近乎为零。

                                                              尽管埃博拉疫情早在40多年前就已被人类发现,但迄今为止仍无特效药,疫苗也仅有一种。

                                                              对此有专家忧心忡忡地指出,这些“非专业干扰”对埃博拉疫情应对构成更多阻力。这背后则是“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发达国家,对穷国和穷人的歧视,和对‘事不关己疫情’的淡漠——哪怕这种疫情已剥夺了如此多的生命”。据半岛电视台网站1日报道,根据调查和倡导组织“警察暴力地图”(Mapping Police Violence)收集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9年,美国警察共致死7666人。

                                                              路易斯维尔市长费希尔在6月1日下午的新闻

                                                              这一事实让埃博拉的防治以及疫苗的研发工作一直未受到足够的重视。